事件回顾
6月28日,一则内容为“精神失常女子带俩饿娃娃”的微博,被郑州不少爱心网友频频转发。而“赶紧找到快被饿死的孩子”则成了众多网友揪心的期待。一场从网上到现实世界的全城爱心搜救紧急展开……幸运的是,6月28日晚,母子3人在郑州火车站附近被民警发现。警方迅速与民政部门合力救助:孩子经医院检查无大碍,闻讯赶来的孩子姥姥承诺抚养,孩子母亲被送往精神病院救治……[详细]
微博关注
“饥饿娃娃”爱心账户开通
大河网爱心基金开通“饥饿娃娃”爱心账号:41001523024050001554;户名:郑州市红十字会;开户行:建设银行郑州桐南支行(注:请大家在捐献爱心款时一定注明“饥饿娃娃,爱心善款”)
“饥饿娃娃”姥姥的个人帐号:622991113000788334;户名:王荣花;开户行:平顶山卫东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蒲城分理处
爱心物资邮寄地址:河南省平顶山市卫东区蒲城街道办事处蒲城店村王荣花收;邮编:467000
高清图
延伸阅读
  • 南京饿死女童事件调查

    三个多月中,李氏小姐妹曾迸发出柔弱但足够坚忍的求生本能。邻居、民警、社区和亲戚也都曾作出他们自认为称职的努力。拯救李氏姐妹的机会被一次次地错过。警察将曾侥幸逃脱的姐姐交还给吸毒母亲;一位担心“惹麻烦”的邻居最终退还了李家的钥匙;社区以不符合政策拒绝将其送往孤儿院。这起所有人都认为他们付出了足够的关心和努力的事件,最终以两个幼童的死亡结局。[详细]

反思
  • “问题家庭”不该被社会漠视和遗忘

    南京两幼女家中死亡,并非偶然。在中国,大量服刑人员和吸毒人员的子女,生存境况一直堪忧,这些孩子或没有受到良好的照护,或受到监护人的虐待。我们迫切需要建立更有效的社会干预机制,综合政府、社区、专业NGO、志愿家庭、孩子亲属的力量,给这些孩子以庇护。例如,我国的香港,对于一些“问题家庭”,会有社工对家中的孩子进行长期跟踪观察,如果发现父母严重不胜任,会有相关部门和专业人士介入,进行评估,进行监护权的转移,将孩子暂时或长期寄养到别的正常家庭。孩子是父母的,更是国家的,一个国家,绝不能再容忍自己的最弱小者,那样悲惨地活着、死去。[详细]

  • 保障儿童权益更需“最终监护权”归位

    众所周知,监护制度是保障儿童健康成长的基石,既然如此,确保每个儿童都有合格的监护人,无疑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前提。于是,假如仅仅有监护制度,甚至因为有了血缘关系的亲属,便认为监护制度能够自然得到落实,恰恰注定了监护制度的缺陷与疏漏。那些出生于不幸家庭,抑或血缘监护人根本不具备监护能力的儿童,也就注定将面临悲惨的命运。而按理来说,确保儿童的监护人是合格称职的,本该是监护制度必须实现的最基本目标。在美国,针对不同情形的家庭监护人,有着不同的监护权干涉机制。对低危险家庭,要通知父母参加培训和服务项目;中等危险家庭,则需要自愿接受服务;而最为严重的情况下,对于高危家庭,则通过直接采取措施,强制服务,必要时更要将儿童带离家庭,送往一个安全处所,直至提起诉讼。[详细]

  • 立法滞后:专家呼吁尽快制定儿童福利法

    律师佟丽华在其发表的博文《女童被饿死拷问当前儿童保护法律制度》中的解读,应该是以更为专业的法律眼光揭示了“儿童保护立法的严重滞后”:“……我们不仅缺乏强制报告制度,即使发现了父母在虐待孩子或者不愿担负抚养责任,如果没有造成死伤何等严重后果,司法机关和政府也缺乏有效介入。虽然二十多年以前我们法律就规定了可以撤销父母监护人资格,但遗憾的是尽管类似悲剧总在发生,但司法实践中几乎没有发生类似案件,没有人愿意提起诉讼、法院不敢受理案件、更不敢判决撤销监护人资格,因为没有单位或个人愿意继续担负监护职责。”[详细]

                            ——大河网新闻中心出品——  策划:刘静沙  责编:王晓云  美工:刘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