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郑州不少城中村拆得急复建慢 村民饱受“流浪”苦

    “政府改造城中村我们理解,可为什么那么多地方扒了以后就没了动静?”市民陈先生说,中原区的五龙口、朱屯、石羊寺等都是这样的情况,有的村都已经拆三四年了,到现在还是一片废墟。昨天,河南商报记者来到位于郑州冉屯东路与五龙口南路交叉口西侧的五龙口村旧址,这里四周被围墙封住。记者登上附近的高楼看到,五龙口村旧址上全是高高的土堆和大片的建筑垃圾。 [详细]

  • 专家建议郑州城中村改造:要奔着“百年不变”规划

    查阅媒体报道,城中村改造时,村民上访、暴力对抗事件往往发生在对宅基地的征收上。为何宅基地征收如此棘手?有专家认为,并不是“刁民”多,也不是政府无能,问题的根源在于现有的土地制度。[详细]

十年变迁

    2003年,郑州正式启动城中村改造

    10年间,小李庄、燕庄、西关虎屯,一举成为郑州商业新地标。

    10年间,陈寨、庙李、刘庄,构成郑州最大的流动人口聚集地。

    10年城改历程,郑州总结出哪些经验?

    城中村的未来在哪里?改造将走向何方?

    记者持续数月调查,形成数万字报告

商报系列报道
  • [调查]原住民:一年房租能收百十万

    有人说,城中村就是客栈,南来北往的人在这里聚集。擦肩而过的陌生人,很可能都怀揣着城市的梦想,或者,仅仅是为了生存。陈寨,曾被称为“中原第一村”,据去年统计的数据显示,这里户籍居民3361人,而办理暂住证的外来人口就达13万。[详细]

  • [村民之困]城中村改造的“后遗症”

    西史赵、西关虎屯都被人视为郑州城中村改造的“成功案例”,但在启动改造10年后的今天,西史赵村村支书赵松龄反问,“房产证还没拿到手,能算成功?”在政策、法律、思维、意识全面提升前,因为承载着先行先试的功能,城中村改造必然一次次付出代价。[详细]

  • [梳理] 陈寨改造下周一开始

    根据最新消息,陈寨改造的一期项目将在下周一启动。这个外来人员在都市落脚的第一站,曾支撑着闯世界的人,温暖着繁忙疲乏的心,见证着成功者、失败者的故事,将随着城市的变迁,最终成为历史。郑州市金水区城中村改造办公室主任何守华回应称,庙李、陈寨已纳入郑州市政府城中村改造“攻坚村”。[详细]

  • [互动]城中村复建慢 村民饱受流浪苦

    “政府改造城中村我们理解,可为什么那么多地方扒了以后就没了动静?”市民陈先生说,中原区的五龙口、朱屯、石羊寺等都是这样的情况,有的村都已经拆三四年了,到现在还是一片废墟。昨天,河南商报记者来到位于郑州冉屯东路与五龙口南路交叉口西侧的五龙口村旧址,这里四周被围墙封住。[详细]

  • [样本]从都市村庄到郑州新地标

    有比城市更好的农村?当然。在城中村改造后,一些村庄已经完成了“以地生财”的财富积累,成为城市化的最大受益者,比如西关虎屯、燕庄。这些村子改造之时经历过哪些曲折?它们为剩下的那些“硬骨头”的改造提供了哪些参考? [详细]

  • [出路]城中村改造要有百年规划

    西方有句谚语,“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 但当我们平衡各方利益,为城市发展铺平道路后,回头却发现,城中村改造的后遗症同样可怕。如何避免后遗症出现?记者对话城市发展专家。专家认为,最关键的是,城中村改造不能只考虑建筑的城镇化,人的城镇化才是核心。 [详细]

郑州城中村改造发展进程
城中村改造的喜与忧
  • 郑州都市村庄承载郑漂梦想 十万人挤公交只是开始

    十年前,我只身来到郑州的时候,燕庄还破落得没个城样儿,刘庄还偏僻得摸不着方向。十年后,当梦想百折千回渐渐靠近,燕庄早已“破壳”为郑州曼哈顿,刘庄已在都市化大潮中,“蝶变”为数十万“郑漂”的筑梦天堂。十年间,沧桑巨变。 [详细]

  • 郑州清代民居藏身都市村庄 保护前景堪忧

    近日,河南省郑州市在对一都市村庄进行拆迁时,一座藏身于闹市区、已历经200年风雨的清代民居的去留,引发市民关注与热议。被郑州市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的该民居,面临拆迁,却仍然没有等到一个合理的保护方案。[详细]

  • 都市村庄电价高问题难解 合表户暂不执行阶梯电价

    自从7月1日河南省实行阶梯电价政策后,郑州市不少在都市村庄租住房屋的人抱怨,房东集体涨了电价,每度电涨至1.5元,高者达两块钱。记者调查发现,在郑州的都市村庄,电力部门对一家房主只安装一个总表。[详细]

  • 城中村改造中低端房房源吃紧 毕业大学生蜗居难

    一位中介公司负责人表示,郑州城中村改造,正在使大量中低端价位的房源消失。“比如,目前郑州市已批准实施改造的96个行政村(组)中,西关虎屯等4个村(组)基本完成改造,46个村(组)已开工建设。这些城中村改造,直接使中低端价位的房源面临吃紧的危险。” [详细]

  • 村庄变社区农民变市民 今昔对比看郑州城中村改造

    9月14日,在金水路未来路交叉口,川流不息的人群车辆展示出郑州这个城市现代化的一面。在这个路口的东南角,一个名为曼哈顿广场的商业区已经成为城市的地标性街区之一。在这个现代化的商业区不远处,“毛主席视察燕庄”的纪念亭静静地矗立着。[详细]

  • 郑州“凉皮哥”自创都市村庄歌曲 引发网友热议

    这里记录了多少青春,这里演绎了多少故事,这里留下谁的身影,继续着笑容和伤痛……近日,网上热传一段视频,主角是一位身穿黑背心、抱着吉他深情歌唱的年轻人,仅仅四五分钟,却让人大呼感动。 [详细]

  • 郑州城中村改造财富达两千亿 造就15万个百万富翁

    郑州市建成区内共124个行政村,占地近10万亩,可以建起4000万平方米的房屋,满足郑州市4年的开发需求。除去已经开发过的,最少还有2000亿元的份额。带着城市的变迁赋予他们的巨额财富,昔日的村民生活将发生怎样的改变?[详细]

  • 郑州城中村蚁族生存现状 吃低价快餐 赚微薄薪水

    “蚁族”,是指大学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他们和蚂蚁有类似特点:高智、弱小、群居。在郑州,也存在这样一个群体,他们聚居在城中村,受过高等教育,处于“生存以上,生活以下”状态,但却始终坚守着梦想,一边憧憬一边奋斗,努力为自己的青春寻找一处安放之地。[详细]

微博热议
——大河网新闻中心出品—— 策划:刘静沙 责编:张黎光 美工:刘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