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独自在郑州大街上的外地孕妇即将临盆,身边却无一人照料,肚子疼痛难忍,大呼救命,热心市民拨打120,孕妇在医院产下一子,却弃儿离开医院,虽经记者多次沟通、劝说,孩子的母亲至今不愿露面。
    昨日,记者又一次到医院看望孩子,发现在医护人员的悉心照顾下,其生命体征已趋于稳定,进奶量也较以前增多。医护人员已经给这个被妈妈丢弃的小可怜起了个响亮的昵称——七仔,期待他能早日与妈妈见面,更期待他能坚强健康地成长。 ——据大河报报道
事件全程回顾
  • 临产孕妇郑州街头喊救命 市民救助记者医院守护

    前晚,一名独自在郑州大街上的外地孕妇即将临盆,肚子疼痛难忍,大呼救命,热心市民周先生看到后,不知所措,当即拨打大河报热线电话求助,由于当晚值班本报热线的是一位男记者,为方便协助救助这名孕妇,本报特派一名女记者一同前往。虽然该女子即将临盆,身边却无一人照料。[详细]

  • 外地孕妇郑州街头临盆 孩他妈生完孩独自离开医院

     昨日下午,大河报记者从省人民医院新生儿重症监护室得知,孩子因是早产儿,体重才2斤6两,呼吸不好,仍靠吸氧气维持生命。不过,目前孩子的生命体征暂时稳定,主要通过静脉输入营养液维持,此外,通过打鼻饲(一种使用导管经鼻腔插入胃内,维持病人的营养治疗技术)也能进食一点点奶了。目前,孩子仍需在医院接受进一步观察治疗。[详细]

  • 孩他妈没露面 发短信给记者:我不去了 网友谴责

     为让于女士来医院看看孩子,前晚,记者多次与她打电话、发短信沟通、劝说,希望于女士如有什么困难,可以当面向记者陈述,媒体会尽量协调予以帮助。前晚,经过本报记者多次劝说,于女士十分肯定地表示,昨日上午9时,她会去医院与记者见面。昨日上午8时30分许,记者就与于女士联系,但电话一直关机。 [详细]

  • 孩子被弃医院院方考虑报警 有热心市民想收养

     王红利说,13日下午4时许,一名40多岁的男子专程从濮阳赶来看望孩子,并向院方提出收养想法。该男子说,他的孩子前些年因见义勇为而牺牲,他和家人都非常希望能够领养“七仔”,会像对待亲生孩子一样善待他。他急迫地提出想进监护病房探望,但被医护人员婉拒,并向他解释了国家的领养政策。 [详细]

相关阅读
  • 周口6名“弃儿”郑州街头找妈妈

    12月2日的郑州,天色阴沉,寒风似刀。冷风中的绿城广场边上,6个孩子有的在散发传单,有的举着找人的牌子。他们中最大的13岁,最小的只有6岁。他们不是在做广告,而是在做同样一件事情——寻找他们的妈妈。 “你栽的小树如今遮风挡雨,听到它说话却再也看不见你,妈妈啊妈妈 你在哪里……”一首《妈妈你在哪里》,6双含着泪水眼巴巴期盼的眼睛,让路过行人纷纷驻足,细心询问。 [详细]

高清图片
延伸阅读
  • “问题家庭”不该被社会漠视和...

    南京两幼女家中死亡,并非偶然。在中国,大量服刑人员和吸毒人员的子女,生存境况一直堪忧,这些孩子或没有受到良好的照护,或受到监护人的虐待。我们迫切需要建立更有效的社会干预机制,综合政府、社区、专业NGO、志愿家庭、孩子亲属的力量,给这些孩子以庇护。例如,我国的香港,对于一些“问题家庭”,会有社工对家中的孩子进行长期跟踪观察,如果发现父母严重不胜任,会有相关部门和专业人士介入,进行评估,进行监护权的转移,将孩子暂时或长期寄养到别的正常家庭。孩子是父母的,更是国家的,一个国家,绝不能再容忍自己的最弱小者[详细]

  • 保障儿童权益更需“最终监护权...

    众所周知,监护制度是保障儿童健康成长的基石,既然如此,确保每个儿童都有合格的监护人,无疑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前提。于是,假如仅仅有监护制度,甚至因为有了血缘关系的亲属,便认为监护制度能够自然得到落实,恰恰注定了监护制度的缺陷与疏漏。那些出生于不幸家庭,抑或血缘监护人根本不具备监护能力的儿童,也就注定将面临悲惨的命运。而按理来说,确保儿童的监护人是合格称职的,本该是监护制度必须实现的最基本目标。在美国,针对不同情形的家庭监护人,有着不同的监护权干涉机制。对低危险家庭,要通知父母参加培训和服务项目;中等危险家庭[详细]

  • 立法滞后:专家呼吁尽快制定儿...

    律师佟丽华在其发表的博文《女童被饿死拷问当前儿童保护法律制度》中的解读,应该是以更为专业的法律眼光揭示了“儿童保护立法的严重滞后”:“……我们不仅缺乏强制报告制度,即使发现了父母在虐待孩子或者不愿担负抚养责任,如果没有造成死伤何等严重后果,司法机关和政府也缺乏有效介入。虽然二十多年以前我们法律就规定了可以撤销父母监护人资格,但遗憾的是尽管类似悲剧总在发生,但司法实践中几乎没有发生类似案件,没有人愿意提起诉讼、法院不敢受理案件、更不敢判决撤销监护人资格,因为没有单位或个人愿意继续担负监护职责。”[详细]

——大河网新闻中心出品—— 策划:刘静沙 责编:姜秋霞 美工:朱亚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