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虹曾在河南郏县下乡插队 任铁姑娘队队长

    广阔天地乡位于河南省平顶山郏县县城西南,这里地势平坦、土质肥沃。1968年,就是这块面积约14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掀起了一场牵动亿万人心的“知青上山下乡运动”。程虹1974年插队的板厂村,便是其中的一个生产队。[详细]

  • 程虹在河南插队故事:曾深夜拉车送室友就医

    “夜幕已经降临,眼望周围朦朦胧胧的原野,那一块块熟悉的玉米地,那条一直通到板厂的沟,脚下这条曾走过多少回、至今还坑坑洼洼的路,心中充满了无限的留恋……”这是程虹1994年8月1日发表在《光明日报》上的文章“难忘那片热土”中的一段话。带着她对这片热土的恋恋不舍之情,昨天,郑州晚报记者走访了她曾下乡插队的河南郏县“广阔天地大有作为人民公社”。这里,依旧保存着她年轻时的记忆。[详细]

人物简介
    程虹,1957年出生,1982年大学毕业,文学博士、教授,在首都经贸大学外语系任教30余年,主要从事英语教学与研究,主持研究自然文学与生态批评项目,并任校学术委员会委员,出版多部介绍美国自然文学的著作和译作。程虹在北大进修时与李克强相识结婚,两人育有一女。
  曾两度被学生选为学校“我心目中的十佳教师”,被评为北京市高校优秀青年骨干教师、首都经贸大学优秀任课教师、获北京市高校优秀教学成果二等奖及北京市高校第三届哲学社会科学中青年优秀成果奖。
相关专题
程虹:难忘那片热土
难忘那片热土
  程虹
  汝河是我们插队时的落脚地——板厂村边的一条河。一想到它,我们就会联想起下乡的经历和那段青春年华。二十年后的今天,当我们重又站到它的旁边的时候,我们这些已经做了母亲的人,仿佛回到了少女时代,我们欢笑着,迫不急待地把手足浸在河水中,汝河变得漂亮了,原先光秃秃的石光滩,现在长满了青草野花,河对岸绿树丛丛,在河中留下美丽的倒影。水在流,风在吹,牛羊在动,没有人的喧哗,一幅恬静的自然风景画,生动迷人。我曾游过祖国的许多名山大川,但都不能使我产生在汝河边所涌出的这份情思,这份激动。这汝河滩上曾有我的汗水和泪水,有我的奋斗与追求,也有我的困惑和迷茫。
  尚河岸向西行,便到了汝河大坝。手摸铁丝笼装着石头垒起的坝端,往事又浮上心头。当年汝河不安分的时候,发起洪水来简直像头猛兽。这道坝是由乡亲们和知青手推肩扛建起来的。曾记得那些个雷雨交加的夜晚,我们奋战在大坝上,用肩膀扛着装着沙石的稻草包加固大坝,泥泞中,有人摔倒了,爬了起来,又有人摔倒了,又爬了起来。那种劳动的热情或许会让今天十七八的少男少女们感到可笑。但是那毕竟也是一份真诚,谁又能说真诚的东西不是珍贵的呢?
  告别了大坝,往东行就是板厂,当年的村舍几乎找不到了,几个闲着的老人竟然认出了我们,十分惊喜。他们引着我们来到了知青当年的住房,房子已经老了许多,原来整整齐齐的一排住房已被分隔成了几段,每段前面还都搭了个小厨房,把我们记忆中的住所搞得面目全非。记得当年我们住进这排房子的第一天,就下河去洗衣服了。回来时,天色已晚,在家的人已把灯打开了。柔和的灯光从窗口溢出,远远望去,心中竟产生一种莫名的激动:这就是我们的新家,我们新生活的开始。
  在我的心目中,不仅永远珍藏着这个温馨的小村庄,珍藏着那一段难忘的生活,也永远珍藏着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善良的人们。记得负责我们知青的队长,大名叫王照合,但是很少有人用他的大名,大家都叫他王石头,或石头队长。石头队长是一个非常开朗的基层领导,在知青中有很高的威信。他粗识几个字,喜欢看报,挺关心国家乃至世界上的大事。在农闲时,他保证每周日为知青的学习日。有时他来跟我们一起聊聊农村的现实,有时则带我们到大坝下的柳树林去学习讨论。记得刚到板厂时,他还特意带我们去汝河坐了一次摆渡船,着实让我们这些年轻人“浪漫”了一回。当然,如果我们在干活中出了差错或没完成定额,队长也绝不心慈手软。碰上这么一个开明的队长,知青们都感到十分幸运。几乎每个知青都认为石头队长是一个值得尊敬和感激的人。
  这次见到他,我们仍然习惯地称他“石头队长”。石头队长还是原来黑黑瘦瘦的模样,只是增添了几分苍老。见到我们,他十分惊喜,又看到我们远道给他带来的烟酒,竟木讷地不知说什么好。从他的表情里,我们感到了他的激动。我们来到了他那简陋的农舍,里面有个小黑白电视,它既当电视,又用于照明,屋里破破烂烂,连凳子都没有一个是完整的,我们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留我们吃饭,从乡供销社买来了肉,又到地里掰了玉米棒子,刨了红薯,还烙了白面饼,我们却食而无味。从老队长家里出来,下午那股浪漫劲儿荡然无存。这是一种难以言表的情感。我们被农村的贫穷现状所触动,心情沉甸甸的。
  夜幕已经降临,眼望周围朦朦胧胧的原野,那一块块熟悉的玉米地,那条一直通到板厂的沟,脚下这条曾走过多少回、至今还坑坑洼洼的路,心中充满了无限的留恋。在那里我们曾洒下血汗和泪水,在那里有我们永志难忘的乡亲。我们虽经磨难却依然恪守纯真,我们从本该遭受遣责的岁月中捕捉到了美好的记忆。
  难忘的那一片热土。
李克强的“软实力”
  • 2013年12月,英国首相卡梅伦访华期间,曾向中国领导人赠送表达私人情谊的小礼物。据报道,因程虹女士是英语系教授,所以卡梅伦送给程虹的是英国布克奖获奖小说选。在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官网的“知名学者”栏目中,程虹的头衔有:外语系英语教授、校学术委员会委员。据官网信息披露,程虹教授两度被学生选为学校“我心目中的十佳教师”,被评为北京市高校优秀青年骨干教师、首都经贸大学优秀任课教师、获北京市高校优秀教学成果二等奖及北京市高校第三届哲学社会科学中青年优秀成果奖。[详细]

静心治学
  • “她就是喜欢做老师。”一位和程虹工作十多年的同事告诉记者,“她非常喜欢做学问,做科研,对学生、对同事也都很亲切。”程虹的同事介绍说,即便李克强在地方担任要职时,程虹也坚持在学校授课。她在译书时也没减少她的课程,老师都是有任务量的。程虹很受学生欢迎,她曾两度被学生选为该校的“我心目中的十佳老师”。1997年,40岁的程虹获评学校优秀任课老师,还拿到市级荣誉称号,据外语系在明辨楼的宣传栏显示其中北京市高校优秀教学成果二等奖至今仍是外语系教师获得的唯一一个市级教学成果奖。[详细]

难忘故土
  •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经朋友介绍,时任北京大学团委书记的李克强与程虹成婚。程虹比李克强小两岁。她出生于郑州的一个干部家庭,父亲程金瑞时任共青团河南省委副书记,后担任国务院扶贫开发办公室顾问,母亲刘益清是新华社记者。文化大革命期间,程虹前往河南郏县“广阔天地大有作为人民公社”插队。在公社,勤奋努力的程虹当上了生产队长,她也被誉为公社“五朵金花”之一。1994年8月1日,她还在《光明日报》发表文章《难忘那片热土》,回忆下乡劳动往事。[详细]

李克强夫人程虹:从书斋走向台前
程虹部分著作和译著
  • 《寻归荒野》

    “‘荒野’是自然文学中的一个关键词,对荒野的理解堪称美国自然文学的精华。‘寻归’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走向自然,更不是回到原始自然的状态,而是去寻求自然的造化,让心灵归属于一种像群山、大地、沙漠那般沉静而拥有定力的状态。[详细]

  • 《醒来的森林》

    此书将展示作者的意图:唤醒和激发读者对自然史这一分支的兴趣。我们跟随巴勒斯来到著名的美国哈德逊山谷,倾听林中鸟的音乐会,我们走进弥漫着原始气息的森林,观察不同的鸟类筑巢的乐趣,我们在巴勒斯自己的小花园中,看到“鸠占鹊巢”的一幕。[详细]

  • 《遥远的房屋》

    美国东部的科德角海滩上,曾经有一座孤零零的“水手舱”,贝斯顿在这座房子里,与大海相伴生活了一年,在这,他聆听着涛声的节奏,感受海滩四季的变幻。他看到了大海的温柔和狂暴,沙丘的包容和冷峻,还有形形色色的生命之旅……那所遥远的房屋,30年前已经葬身大海[详细]

  • 《心灵的慰藉》

    作为摩门教徒,他们家已经在那里繁衍了六代。然而,由于位于美国核试验基地的下风口,威廉斯家族的女性多半都患有乳腺癌。她的祖母、外祖母、母亲及六位姑姨都做了乳房切除手术。其中的几位最终都死于癌症。因此,作者用“女性只有一侧乳房的家族”作为此书的跋。[详细]

  • 《低吟的荒野》

    作者曾获美国自然文学的最高奖项约翰·巴勒斯奖章,书中以春、夏、秋、冬四季描述了美国北部的奎蒂科-苏必利尔荒原,笔触优雅、沉静、细腻,生动地唤起了人们对原野的视觉和声音的感受,令人沉浸在广袤的宁静之中,去体验更深层的人与自然的和谐。[详细]

  • 《宁静无价》

    收入《宁静无价》的,除了在《重读自然》专栏上发表的文章之外,还有在《外国文学》及《文艺报》上发表的类似题材的文章。这些文章被分门别类,形成了主题分明的不同篇章,编辑成书。基于我对英美自然文学的感悟,《宁静无价》命名为《宁静无价》。[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