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年前,5.6万河南青年中原儿女响应党和国家号召,肩负着家乡的重托,不远千里志愿奔赴到祖国的西部边疆,投身屯垦戍边的伟大事业。60年来,他们不畏艰难、顽强拼搏,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广大军垦战士携手同心,用汗水和双手,把沙漠戈壁变成了良田绿洲,用青春和汗水诠释了“热爱祖、无私奉献、艰苦创业、开拓进取”的兵团精神,把中原儿女忠厚、淳朴、勤奋、踏实的优秀品格镌刻在天山脚下。今年正值河南青年支边60周年,大河网特派记者赴新疆的乌鲁木齐、石河子、奎屯等支边人员比较集中的地方深入采访,推出《豫青支边60年》系列报道,报道当年支边河南青年的故事。  

大河网原创报道
  • 【豫青支边60年之一】60年前河南5.6万名青年支持新疆建设缔造神话

    1956年,5.6万名河南青年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来到新疆进行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支边运动。60年后的今天,当年的小伙子、大姑娘都已经成了古稀耄耋老人,60年来,他们默默无闻、艰苦奋斗、无私奉献,为新疆地方各项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是,你知道他们是怎样垦边戍边的吗?他们在建设新疆的过程中都发生了哪些感人的故事呢?11月26日,大河网记者在新疆石河子市军垦博物馆找到了答案。[详细]

  • 【豫青支边60年之二】军垦场的“小罗成”:每个人都要有信仰

    1956年,河南5万多名青年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到农村去、到边疆去。今年76岁的马太生正是河南支边青年的代表人物之一。如今,年逾古稀的他,依旧思维敏捷,讲话清晰诙谐,只是由于伤病,导致腰背微驼,腿脚走路不是很利索。 1941年,马太生出生在河南邓县一个回族农民家里。1956年6月,年仅15岁的他,响应国家屯垦戍边、建设边疆的号召,奔赴新疆建设兵团。在兵团,他历任班长、排长、政治指导员、经理、科长、副局长、政府办副主任、八师石河子市党委和八师石河子市副秘书长。1959年,他被兵团授予兵团建设社会主义积极分子称号;1960年,被自治区授予先进生产者光荣称号;1966年,被中共中央西北局授予财贸战线先进个人称号,还被共青团中央评为青年社会主义建设积极份子。[详细]

  • 【豫青支边60年之三】河南知青队里的“黄金搭档”

    60年前,他们带着使命从河南来到新疆,将一片戈壁用一生的青春建设成为联合国人居城市、全国文明城市——石河子,里面的艰辛也许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真正体会。仝庆福和白秀荣这对已过金婚的夫妇就是这个城市的建设者、见证者。1955年8月,初中毕业的河南偃师青年仝庆福瞒着家人来到了新疆建设兵团。“当时坐火车到了武威,后来又坐了7天卡车到达乌鲁木齐,再转到石河子。”仝庆福说,他偷偷去新疆的时候,被他的哥哥发现了,他告诉哥哥,先不要说,找到合适的机会再告诉家人。[详细]

  • 【豫青支边60年之四】沈丘一家祖孙三代“创业”新疆

    今年81岁的豆丙昌1956年从老家沈丘支边新疆。如今,豆家的儿子、孙女三代人都扎根在新疆,建设在新疆,“创业”在新疆。新疆石河子市北泉镇清泉集现在到处都是平整的耕地和防护林,而谁又能想到,在60年前,这里到处都是荒无人烟的沙窝子,是一个人迹罕至的“老鸹窝”。“五六年开垦这里的时候特别苦,地上没有路,到处都是野猪,野羊和野狼。天气一回暖就到处是蚊子苍蝇,围着你直打转,随便手一抓,就能抓住一大把。那个时候天天都想着回家,实在难受了,大老爷们也会找个没人的地方偷偷哭。”豆丙昌回忆说,既然选择到新疆,那就把活干好,不能让组织上失望,也是对自己、对家人有个交代。[详细]

  • 【豫青支边60年之五】李汉军:边疆豫剧“播种者”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七师,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北部、准噶尔盆地西南缘的奎屯河流域,总面积4588平方公里,总人口22.4万人。六十年前,5.6万优秀的中原儿女为了新疆的建设,远离桑梓来到兵团,在开发建设兵团的同时,也把乡音镌刻在这块土地上。也把河南文化的那种厚实、河南人的朴素情感深深地扎根在这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七师127团的李汉军就是唱着豫剧进入新疆的“歌者”。李汉军说起当初来新疆时的情景,老人仍记忆犹新。他的老家在河南淇县,来新疆之前在家里的豫剧团学唱戏,听说新疆建设兵团招收支边青年,18岁的他就偷偷的报了名,可是豫剧团不放他走,李汉军留张纸条,翻窗偷偷地溜上了西行的列车。[详细]

  • 【豫青支边60年之六】许文玉:淳朴家风撒边疆

    在新疆建设兵团第七师一二三团,知道许文玉的没有一个不伸大拇指的,这不仅是对他个人的肯定,更是敬佩他们家族一直保持着艰苦奋斗,清正廉明的家风。“父亲在我三岁的时候就去世了,母亲当时在遂平县的街上摆了个地摊卖香烟,我初中毕业后,没有告诉母亲,就报名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搞建设。”许文玉说,他刚来新疆的时候,只有18岁,也是家中的独子。母亲知道后,不同意许文玉跋山涉水到新疆。但是,许文玉为了能多挣点钱,减少母亲的生活负担,就主动要求来新疆,离开家之前,还留给家里一封信,与母亲不辞而别,没想到,这一别竟成了永别。[详细]

  • 【豫青支边60年之七】孙礼坤:一生谨记根在河南

    “我终于盼到你们了,激动啊,60年了,都别慌着走,中午到俺家,我给你们做糊涂面条,吃扁食(饺子)好不好啊。”81岁的孙礼坤看见我们这些河南来的小老乡,两眼含着泪水激动地说。1956年6月12日,21岁的孙礼坤坐上了西行的火车。“我来新疆两个场景至今还忘不了,第一个就是刚刚出村的时候,我们大队的干部把我送到了村口,说‘去吧,孩子,大队永远不会忘记你!’第二个场景是,当时我们从遂平出发到驻马店时,遂平的干部给我们说‘遂平人民不会忘记你们,会去看你们的’。”孙礼坤把这两句话一直放在了心里,并时刻提醒自己是一个河南人。[详细]

豫青支边60年
  • 天山南北河南人——1956年河南支边青年进疆60周年回眸

    用怎样的复数来称呼河南支边青年?一群?一批?显然不能形容五六万人这个庞大的群体。在新疆,在兵团,他们被称呼为屯垦戍边的第一代,本文就用一代人来特指1956年入疆的河南支边青年们吧。郑州到石河子,距离3100多公里,如今乘飞机4个小时可以直达。然而当时没有飞机,铁路也刚刚修到甘肃省的武威市。1956年,从郑州火车站陆续发出了46列专列,哐当哐当六七天时间,到达当年兰新铁路的终点武威、张掖站,然后乘汽车晃荡六七天,大约15天之后,来到当时一片荒凉的石河子、奎屯,将近2万人留在这里,其余的再继续十余天的行程,到天山南北的阿克苏、库尔勒、塔城等建设兵团所在地。 [详细]

  • 6万中原儿女进疆屯垦戍边60年 天山南北荒漠变良田

    今天,从河南省会郑州直飞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需要4个多小时,乘火车需要30个小时左右。而在60年前,河南志愿到边疆屯垦戍边、保卫边疆的支边青年,走了15天还要多。资料显示,仅1956年5月6日至6月15日,郑州火车站就发出46趟专列,给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送去了5万多名河南支边青年。这些风华正茂、满怀豪情壮别故乡的中原儿女,用双手把天山南北的亘古荒漠变成了万顷良田。在纪念河南支边青年进疆60周年的日子,大河报特派记者走进兵团,重寻数万河南支边青年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详细]

  • 出生在河南奋斗在新疆 河南支青奉献在第二故乡

    一甲子岁月又轮回,60年是一个恰好的弧度,它足以让小苗长成参天大树,也足以让人青丝变白,甚至,让大漠长出花园城市。1956年5月6日至6月15日,郑州火车站就发出46趟专列,给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送去了5万多名河南支边青年。1958年,河南又招募20800名青壮年支援边疆建设。这些风华正茂、满怀豪情壮别故乡的中原儿女,从此投身屯垦戍边的伟大事业,成为兵团的一支重要建设队伍,在老军垦的带领下,与来自天南海北的支边青年携手并肩,以“一腔热血斗严寒,坚忍不拔战风沙,让黄沙化为绿浪,让荒漠变成良田”的英雄气概,用双手把天山南北的亘古荒漠变成了万顷良田。[详细]

  • 豫青支边新疆60年:他们是绿洲 他们也是长城

    支边,在很多人看来已经是上世纪古老的代名词。1956年前后,包括我省在内的全国各地有志青年奔赴新疆开垦荒地、艰苦创业。他们的工作,就是支边。“谁言大漠不荒凉,地窝房,没门窗;一日三餐,玉米间高粱;一阵号声天未亮,寻火种,去烧荒。最难夜夜梦家乡,想爹娘,泪汪汪。遥向天山,默默祝安康。既是此身许塞外,如红柳, 似白杨。”寥寥数笔,却将那个年代新疆兵团的生活原貌一下子推到了我们面前。今年,正值河南支边青年进疆60周年,河南商报记者远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八师石河子市、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七师实地探访。60年来,兵团人有哪些光辉历史,河南人在西北边陲又有哪些风采故事? [详细]

  • 在新疆的“豫剧达人”:难忘豫剧的腔烩面的汤

    “刘大哥讲话,理太偏……”在新疆石河子、奎屯等地方,如果你听到有人唱豫剧,可千万别当成件稀奇事儿。新疆的兵团人,尤其是河南支边过来的人,不光是搞建设。即使“漂”到边疆,他们也从来没有忘记老家河南的根。虽然人在新疆,为新疆的发展建设贡献了所有的力量,但他们从未停止对河南的关注,心里那份家乡情从来没有放下。[详细]

  • 河南一家三代扎根新疆 曾把肉牛训练成了耕牛

    新疆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离不开像豆丙昌一样的河南支边青年的血和汗。今年81岁的豆丙昌,1956年从老家沈丘支边新疆并建设石河子这座城市。如今,豆家的儿子、孙女三代人都扎根在新疆,建设在新疆,创业在新疆。新疆石河子市,11月的冬季一片白茫茫。居住在郊区农场附近的豆丙昌一家却一点也不觉得冷。暖气从10月烧到来年4月,屋内恒温27摄氏度。宽敞的楼房、整洁的院子、私家车、宽带网络……这些内地城市人的标准配置,豆家一样也没落下。但谁又知道,豆丙昌为了今天的幸福生活,60年前吃尽了苦。回忆起刚到新疆的日子,豆丙昌记忆犹新。[详细]

————大河网总编室 张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