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背景
业内专家详解临沂“暴走团遇车祸”事件法律责任
  • 7月8日,山东省临沂市一支由中老年人组成的晨跑团,出发22分钟后,在距离终点约30米的路段,遇到一辆出租车冲撞。事故导致一人死亡,两人受伤。[详细]

交警回应"出租车撞暴走团":健跑队与司机均违法
  • 经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当天参加晨练的“山鹰涑河黎明健跑队”队员共计30人,行至事发路段时,因前方道路施工,占用机动车道行走,驾驶员董某驾车行至此处时操作不当,导致事故发生;健跑队行人分别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一、三十六和六十一条规定,即未经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占用道路从事非交通活动;未经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占用道路从事非交通活动;行人应当在人行道内行走,没有人行道的靠路边行走。[详细]

暴走团占车道被撞 在国外会怎么判?
  • “在英国,这种事情几乎不会发生。”他说,任何的团队户外活动,组织者都需要向政府来申请“道路安全使用许可通行证”。“如政府批准,机动车道会提前关闭并立警示牌。如其未获得批准,暴走团负100%全责并赔偿一系列损失。[详细]

网评热议
  • “暴走团”被撞与“坏人变老”无关,与规则与秩序有关

    社会不欠老年人所谓的“宽容”,而是法律不容许,法律禁止的事你做了,出事了你就得负责任,这一点,对司机和“暴走团”都是平等的,宽容绝不以违法而立。如果是因道路改造而无路可走,那就不要强走,可以选择改道而行或者进行其他方式的锻炼,路边道路不好绝不能成为占用机动车道的理由,毕竟生命更重要。[详细]

  • 别强化代沟 是现实不完美

    细加分析,广场舞等运动与其他社会群体的冲突,根源主要还不在于文化和代际的隔阂,而在于现实的不完美。以河南洛阳王城公园广场舞抢占篮球场事件为例,不同需求的齿轮擦出火花是因为地儿太小了,而不是代沟两边的人必有一战。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的供给暂时很难满足群众日益增长的需求,这个客观条件要理解。[详细]

  • “暴走团”被撞暴露监管“打瞌睡”

    凡是高速路上有蛛丝马迹的违法行为,都能通过监控巡逻发现,特别是一大群老年人组成“暴走团”,打着旗子、公然上路,这种违法行为该发现的没有被发现,该制止的没有得到制止,显然是高速公路管理部门监管在“打瞌睡”,是放任不管、坐视不理的不作为行为。[详细]

  • “暴走团”的生活诉求,要引起部门重视

    “暴走团”可以说是市民对“水泥森林”的一种无声反抗,是市民对生活平衡的一种追求。“暴走团”做法虽然不对,但是如果周围有足够的空间,谁愿意冒着生命危险跑到马路上去与汽车来个“亲密接触”呢? “暴走团”是城市高速发展的产物。这几年,各地的“暴走团”的规模不断扩大,笔者认为,其根本原因是追求生活品质的人越来越多,然而留给人们活动的空间越来越少,人们渴望回归自然。[详细]

  • “暴走团”不要落入广场舞的窠臼

    不是反对“暴走团”这种健身锻炼的方式,而是反对不顾自身安全,涉嫌交通违法的暴走方式。即使是在非机动车道暴走,也应该考虑其他行人、非机动车的通行问题,不能对他人的交通权益造成阻碍。而更可取的方式,是在有关部门的协调之下,让“暴走团”把暴走的阵地转移到合适场所,这样才能既锻炼了自己,又不妨碍别人。[详细]

————大河网总编室   责编:史海山————